湖南2人从武汉归来3次瞒报确诊 致28人隔离被刑拘


这项庆祝活动持续了4天,有当地民众以及来自秘鲁和智利的数百人参加。一名参加该活动的71岁男性,事后出现疑似新冠肺炎症状,并于3月29日去世。目前该市共出现6例确诊病例。蒂伯西奥·舒克市长因此将面临检方危害公共健康和渎职的指控。

4月7日0时至24时,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、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。截至4月7日24时,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,无处于医学观察期的无症状感染者,治愈出院病例402例,治愈出院率96.6%。

在白宫“战疫”的两个多月来,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“时间”——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疫情何时结束?经济何时重启?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。

福奇爱好体育和艺术,高中时期曾是篮球校队一员。在疫情期间,他接受NBA金州勇士队球星库里的“跨界”采访。福奇在采访中特别提醒年轻人,不要自以为年轻力壮,就对新冠病毒有免疫力。“谁也不想整天被关在家里,就像不让你打球,你也不爽一样。但目前严峻的挑战下,需要所有人团结一致、无所畏惧,做应该做的事”。

福奇给人的印象是,回答问题直接坦率。如果所谈话题没有事实或数据支撑,他会强调自己掌握的情况不足,并给出疫情发展多种可能性的分析。

自美国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,这位白宫医学专家出现在新闻镜头前的时间越来越长。白宫联席会、国会听证会、智库研讨会、电视台采访,只要与疫情有关,福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,以至于一位国会议员打趣问他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。

事实上,他只有一个姐姐。1940年平安夜,福奇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,父亲在曼哈顿经营药店。在早年的一次采访中,福奇透露自己对医学的兴趣源自对“人”的关注,“我对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有着强烈兴趣”。

在白宫高强度的工作之外,福奇不时利用工作间隙接受媒体采访,向公众普及防疫常识,为媒体答疑解惑。3月22日在赶往白宫的路上,他接受《科学》杂志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,特朗普关于疫情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事实,“但我不能跳到话筒前,把他推下去。好吧,他说了,让我们试着下次纠正他。”

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。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,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,“这不是我的风格,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。我是一名科学家,一名医生,一名公共卫生人员,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。”

一天之后,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“国家紧急状态”以应对疫情。